杂草院丛生

击空明兮溯流光。

<朝向未知地的旅途>

Wenton岛:

我站在你面前。


 


你坐在薄薄的晨光下面,眼神专注于手中的那本书,早晨的清风把书页上的文字带走,哗啦啦的很调皮。你稍稍上扬的嘴角还有柔和的脸颊线条,像花朵绽放一样被调成了缓慢的镜头,一点一点,在我眼前展开来。


瞳孔清澈,流云如歌。


当年的六点半钟,黄昏的夕阳透过玻璃窗,当年如山如海的习题摆在眼前,当年每晚一直亮到凌晨的那盏灯。


是啊,我都还记得。


你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艰难战斗,你淡青色的眼圈,你在题海里奋笔疾书,你的胳膊上被你自己掐出的一块一块青紫色痕迹,你面对死敌数学时展不开的眉头。还有整个教室里弥漫着风油精的味道。都还是那么清晰。黑板上的板书化作一只只白色的蝉,却不鸣唱,沉默而安静。粉笔的尘埃在时光里沉淀淤积,直到堆了厚厚一层隔住我们的视线。


还有那些疯狂,全都关于梦想。


一百日的宣誓,班长在台上斗志昂扬,下面的一票哥们也吼了起来。呐,那个时候,回想起来,还真的是热血沸腾,记得当时还发誓一定要完虐数学那个混蛋。


最后的结果比较模糊了,跟这期间的过程比起来,或许它没那么重要吧大概?


这一生,那样的年少轻狂能有几次?


光阴在时间轴上延伸的越远,那样只为梦想而努力的清澈眼神还能绽放几次?


笔尖静默。时光无声。


那一路的洋洋洒洒,还有那些轻轻落在你眼睛里的花,我将他们,全部描画。


愿你记得你在年少时奋斗过的日子,愿我们记得那些等风的日子。


 


少年人,愿记得你最初的梦。


 


 


 


*大概是一个系列的随笔吧,果然比起小说写起散文更顺手,啊还真是苦恼呢。


少年人,愿你记得,你为了那最初的梦想而绽放的清澈眼神。

我们的寒窗生涯,日复一日,生生不息。

评论

热度(1)

  1. 杂草院丛生半个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