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院丛生

击空明兮溯流光。

碎碎念

时隔一年重新去看我已经离开的地方,人还是那个人,文也还是那个文,也有人来,亦有人往。
挺好。
像是看着老情人。曾经热恋期的时候是动用一万层滤镜自带光环一般盲了眼的仙女王后,后来分手刻薄得如同动用显微镜的乌姆里奇。
现在只剩下四个字,真好,祝好。

掺杂感情总是使人有失偏颇。
是凡人,迷于声色,慕人机锋,感其朝暮,何谬哉!自在随心也。

醒醒孩子你还没谈过恋爱哪里来的老情人。
溜了溜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