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院丛生

击空明兮溯流光。

【花咩】无忧

*是生贺所以不打tag啦。

**这可怜孩子还是个大纲,我看看什么时候有空把它养大……(师爹生日之前来得及吗)

***师父父生日快乐!

看到一位侠士被一众狼牙军围追堵截进退两难的时候,明知道自己身上伤还没好全,苏幕遮也到底没忍心,还是远远一招五方行尽将那些杂兵三两下解决了。

被围的原是一位郎君。她拱手行礼:“施主,贫道稽首了。”

那人微微一笑,同她还了礼:“还谢过坤道救命之恩。在下原不欲伤人,谁知狼牙欺人太甚,偏要抢夺在下之物。”

“施主原是好心,是这狼牙兵欺人太甚。”

“敢问道子往何处去?”

她略有踌躇,那人已经心下了然,连忙道:“是在下唐突。姬辞不过万花谷中一小子耳,此趟出行,原是为了师门的交情,跑一趟马嵬驿,将门人所需之物交付。”

“那当能同路一程——天策有难,贫道便是往北邙山和纯阳同门一同支援天策诸位将士去的。”

“天下大乱,到底谁也都没有躲过去。只是可怜众生,白白受这诸多苦楚。”

“施主说得是。”


她助他收拾了行装,加上此前运功助人,却难免要牵动到自身伤处,伤口破裂,顷刻之间血丝便渗了出来,将她原本雪白的道袍染得一片殷红。她没忍住,终于痛呼出声。

姬辞听闻未免要更为歉疚一些:“在下才疏学浅,于本门离经易道太素九针一脉也不过粗通,如若道子不弃……”话说到一半便深深住——实在是伤得不太是地方——肋下三寸——略略碍了些男女大防。

沉默不久,苏幕遮缓缓开口:“那,有劳施主了。本都是江湖儿女,施主不必太过介怀。”

姬辞施针是很有些本事的,不多时便处理得干净利落,反倒是更让苏幕遮生出几分清心静气之感来,于她修为很有所助益。虽不言语,心下到底也是半是羞怯半是感激的。


于是两人便结伴着上路。虽说各担重任一路走得万分急迫,到底二人作伴,趣味非单骑匹马可同日语,一路絮絮些江湖逸事,时辰仿佛也过得格外快些,日出而行日落便息也能好受些许。

“真人起得这样早么?”

“原是自小时起,日日晨起早课惯了,这一路也不算什么,倒是这风餐露宿的更叫人头疼些。”

“说起来惭愧,少时候家在长安,到处野惯了,日子过得太舒心些。如今辛苦,可知懒怠终是要还的。”

“那很好啊……既为少年便当有少年意气。”苏幕遮想着,忍不住浮现出微笑来,“我甫出生便被生身父母遗弃,于纯阳观同师父一同长大,连师父都常说我太过老成持重,合该改改才是。”

“抱歉,我本意并非……惹道子伤心了。”

“不必介怀,此身冥冥之中自当有定数,长于纯阳于我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也罢也罢,这野菜团子道子可多用些,清淡之极,于脾胃有益。”


不知觉北邙山已在眼前,映着夕阳余晖,苏幕遮听到这样的话语:

“分别在即,敢问真人姓名?”

她不由得微笑:“真人实是不敢当——你若不嫌弃,只唤我俗家名字苏幕遮便是——原也是师父当年看着词牌胡乱起的。倒是要感谢姬先生一路上悉心照拂……”

“我知此言荒唐,”姬辞有些急切,“可道子,苏幕遮,你若愿意,自可来万花花海得一个家。”

她有些讶异,隐隐知其意,脸颊同夕烧一色:“姬先生何意?”

难得见姬辞局促不安。

“就是……你想的意思。”

于是这样的分别也就再没有其他的话语,只剩下婉转的心思了。


之后,也没有更多可说的了。烽火连天,真要见面谈何容易呢。所寄相思者,青鸟鸿雁而已。

最早是从马嵬驿送到北邙山,姬辞的文采同他的口齿一样好,御前勤王的日子无趣繁重,倒也被他说出些趣来。

“我眼瞧着太子与建宁王父子相争,也真是叫人无奈。”

“倒是可怜贵妃,大唐江山之乱竟让一弱女子来承担……红颜何曾祸水呢。”

她得了空便回信,天策情况日益吃紧,到后头读姬辞的信已是她难得惬意。

“我是当真佩服天策府诸位将军的,大敌当前无一人退直至战死身亡。”

“杨将军殉国了……大师姐伤心悲痛却还强撑着,我……很担心她。”

仿佛这样说出来了,能够好过一些。

“逝者已逝,还请放宽心。马嵬事已毕,我也将同门一同往东都这边来支援。”

“我知,谢你宽解。一路当心,但愿平安。”


姬辞到北邙的时候,天策局势正是最危急。远远在人群中一眼,他便看到了苏幕遮——她所修北冥剑气与纯阳另一心法天道剑势有所相冲,她与同伴配合又不大得当,一时间略有些左支右绌起来。

春泥护花落到她身上来时,苏幕遮还在恍惚何处来的万花弟子——明明都是在药师观作后援的。却只见眼前人拂穴截脉比起施针更要利落万分,知是他来,她安下了心。

“路遇叛军,我来迟了……所幸还不算太晚。”

“你花间游修得原是比离经易道好的多,我当初何故助你,害得我如今时时念你。”

“一同走吧。”

“好。”


苏幕遮原本早已出师,一人无牵无挂,去往万花也去得干净利落。

一晃不知经年。

“今日份的《礼》《易》背了没?如此惫懒,仔细你们爹揭了你们的皮!”

“没有!”

“才不会!爹才不拘束我们!”

“道法自然,嗯?”

“是是,说不过你。”

今年花胜去年红。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