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院丛生

击空明兮溯流光。

【轰出胜(?)】时之歌(1)

*目前只有轰出所以只打轰出tag

**姑且算是党费什么的求意见(怂……啊咔酱到底怎么写啊哭哭。

我我我没屯住才2000字的样子就没忍住把你的粮发出来了 @幸运E

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轰焦冻其实不是很喜欢睡在棺材里,毕竟又冷又硬的棺材除了密封性要好上那么一点以外,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是处。所以如果不是长眠的话,他一般是不会选择棺材作为睡眠地点的。

但是当下他不得不这么做——他的房间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闯入了一位不速之客,虽然说是小心翼翼地,几乎没有痕迹地使用着这间房间的全部,但依旧让这房间的真正主人头疼不已。倘若这位房客是个正常的人类也就算了,轰焦冻有足够的自信同他和平共处,自控着拒绝他的血液,甚至偶尔保护这位经常帮忙收拾房间除去灰尘的客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非常显然这位房客不是人类——没有人类是能够完全跟着吸血鬼的作息来生活的,即使是吸血鬼猎人也是一样,人类需要太阳。

这使得轰焦冻非常困扰,他也不能直接将客人就这么驱赶出去。一方面这行为太过于失礼,更不用说轰焦冻并不讨厌他,另一方面,就他甫苏醒的那几天的观察来看,这位客人的活动空间似乎是被限定在这间房间里面的,即使他每天都在努力开窗通风的时候尝试往外面探出头去,最后都会被结界一般的存在阻挡回来——有点可爱——这恐怕是他家房间的地缚灵吧。

他们的关系显然还没有好到能够分享一张床这个程度,但是长久拖延下去也不是办法。所幸,这个转折点很快就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那是轰焦冻苏醒后的第一个礼拜日,晚祷钟声惊醒了他。轰焦冻维持着躺卧的姿势没过多久,清醒过来便坐起了身。令他惊奇的是他的房客这一日醒的比以往要早很多,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努力向窗外探头——他端正地跪在窗前,朝向教堂的方向,闭目合十,如同一个最寻常的人类基督徒一样念诵着《三钟经》的最后一节经文:

“且天主圣子降生为人,居我人间。

“万福玛利亚,满被圣宠者,主与尔偕焉,女中尔为赞美,尔胎子耶稣并为赞美。天主圣母玛利亚,为我等罪人,今祈天主,及我等死候。阿门。 

“天主圣母为我等祈。以致我等,幸承基督所许洪锡。请众同祷:恳祈吾主以尔圣宠,赋于我等灵魂;俾我凡由天神之报,已知尔子耶稣降孕者,因其苦难,及其十字圣架,幸迨于复生之荣福;为我等主基督。阿门 。”

夕阳对于地缚灵的影响比吸血鬼要小一些。轰焦冻在房间的阴影里面有幸欣赏到了这幅奇景:柔和的鹅黄色穿过地缚灵的身体,映照在柚木地板上,光影斑驳,衬得这位房客先生的“皮肤”更加透亮,“发”色与“瞳”色也青翠欲滴,隐约散发着光芒。

简直就是“神迹”,原来地缚灵也会做晚课吗?

感受到轰焦冻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地缚灵在结束祷告之后缓缓站起转身,向着他的房东怯生生地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贵安,您终于醒过来了吗?不好意思,出于无奈借住了您的卧室……我的名字是绿谷出久,请问您的名字是?”

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发生过类似的对话呢?


“贵安,您终于醒过来了吗?不好意思,出于无奈让您借住了我们的客卧……我的名字是绿谷出久,请问您的名字是?”

和棺材比起来,这里不但柔软而且通风透气——简直和人类所说的“天堂”一样美好——居然会有人类将在密林深处昏迷的生物带回来,该说是勇气可嘉还是不设防还是傻好呀——这孩子有点可爱。

轰焦冻还处于“绝食”后劲的大脑短路里,心里杂七杂八没头没脑的各色想法团成密密麻麻的一串毛线团,唯一没忘记的只剩下靠着本能强行隐藏起吸血鬼的气息。过久的沉默让时间的流逝清晰可闻,轰焦冻的不回答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骤降十度冰冻起来。最后绿谷出久不得不硬着头皮而又担忧着问了一句:“嗯……请问您还好吗?”

算是回魂了。

“啊啊,我没事。谢谢您带我来到此处。我的名字叫作……轰焦冻。”

"能看到您精神起来我就很高兴了。丽日修女?可以请您为我带来一杯水吗?"绿谷出久说着抬头望向卧室门外,遥遥传来一声清脆如黄鹂的回应,“没有问题!绿谷神父!”

所以他其实是在镇上的天主教会吗,还真不是什么好去处。

尤其据说这所教会和附近的猎人公会关系还十分密切——

“所以说废久你这个老好人,又乱跑进密林捡怪物回来了吗?啊这次是个阴阳脸怪物啊。”

“爆豪先生在说什么呀!您自己还不是被绿谷神父从禁林里捡回来的!您那时候连裤子都不会穿还挂在那里呐!”

“烦死了我明明是狼人啊谁要他捡啊!裤子那是偶然,偶然啦!少啰嗦!”

“哟,出久。又从禁林救人回来啦。”

“是,八木主教大人!我一直遵守您的教导!”

“老是多管闲事也不好啊绿谷,注意安全。你并不是猎人,还是稍微少出入禁林比较好。”

“谢谢相泽会长提醒,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身为一个天主教堂来说这里或许稍微过于热闹了一点吧。

这是黄昏的时候,阳光已经褪去了白日的锋芒,教堂敲响了象征傍晚的钟声,是总结、祷告和安息的时候了。在外界辛苦了一天的人们,无论是付出自己的精力换取一点殷足的生活,还是赌上自己的安危保护大家的安全,还是努力拿自己的言行为大家带来欢笑,这时候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同亲朋一起回到家里来了。

轰焦冻来到雄英镇上的时候是秋天,空气里大麦和水果混合起来的甜香熏人欲醉,仿佛是草莓酒要从空气里面溢出来一样,人类的笑闹声像是在酒里面炸出来的一个一个小小的气泡,不知不觉渐渐飘远了,留下一点细碎的回响。这是属于生者的欢乐,是夏日的萤火——很短暂,但是比起长夜漫漫来说,已经足够明亮耀眼了。

很不错。年轻的吸血鬼这么想着,再次沉沉睡去了。

评论(5)

热度(13)